順心而畫、順情而為─黃郁欽悠遊繪本林 | 新活水 Fountain of Creativity

文/吳美枝 圖/涂煥昌

不計利益、單純因為喜歡而做一件事的力量會有多大?多年前,已是知名電視編劇的黃郁欽,決定重拾兒少時期的興趣,拿起了畫筆,作起了繪本,不問得失、不求收益,單純因為想做而做。二十多年過去了,今年意外入選波隆納兒童書展插畫展的他,同時是台灣最活躍的繪本創作團體「圖畫書俱樂部」的創團元老,亦為台灣首本繪本雜誌《大野狼》的發起人及推動者。「只是想把這塊餅做大,讓更多人進來繪本的世界。」黃郁欽帶著靦腆笑容說道。

只是繞一下路

在埔里長大的黃郁欽,有位在郵局上班的爸爸,兒時的記憶就是跟著爸爸搬遷來、搬遷去。山野鄉林的成長經驗豐富了黃郁欽的想像力,從小就喜歡畫畫的他,曾試圖去考美術系,卻因沒上過補習班、不諳術科考試技巧而落選。後來,黃郁欽進入世新電影科,學習說故事的方法,並在畢業後順利進入電視圈工作,一開始從事社教節目或電視短劇的編劇工作,後來主要以連續劇編劇為主。

編劇工作進入穩定階段後,黃郁欽想起了自己的「初心」。「編劇工作壓力很大,而且時間不定,忙的時候非常忙,不忙的時候,就真的空下來,於是想:『來畫畫好了。』」至於畫什麼好呢?他笑說畫石膏、寫生好像不那麼適合自己,也沒這種習慣。後來因緣際會接觸到繪本,覺得這種結合「故事」與「圖畫」的創作型態挺有意思,所以先買些繪本來觀摩,同時也去上課,進而自己開始手作繪本,從此展開了一邊寫劇本、一邊作繪本的創作生活。

「電視連續劇是把一個小事做得很大,繪本則是把一件大事做成一個點。」黃郁欽說,這兩種創作都是在說故事,只是做法不一樣。對他而言,自己的職業是編劇,而繪本是興趣,完全是因為「好玩」,沒有想過將來會如何,更沒料想自己會走到今天的這一步。他坦言因為一開始沒把自己定位為繪本作家,單純因為喜歡才開始做,所以謙虛地說自己是一邊作、一邊學,也持續在進化中,並期望自己一直是「下一本更好」。

E110201

找到自己的風格

1988年開始創作繪本的黃郁欽,於1996年與同好成立繪本創作團體「圖畫書俱樂部」,始終是一邊畫、一邊玩,每年定期和俱樂部成員舉辦聯展。1999年,黃郁欽的首部繪本作品《烏魯木齊先生的假期》奪得國語日報社牧笛獎首獎。這本充滿創意、奇想的故事,在陳璐茜老師口中為「不落俗套、充滿個人品味」的作品,因為深受大小朋友喜愛,於2015年再版,更名為《烏魯木齊先生的1000隻小小羊》。黃郁欽坦言這本書對他意義重大,除了是自己出版的第一本繪本,也因為有獎項的肯定,讓他有了成為繪本作家的信心,並持續創作至今。

E110202

2013年,核四公投沸沸揚揚之際,有民間公益團體組織找上黃郁欽及同為繪本作家的陶樂蒂一起創作與核四議題有關的繪本。這對繪本夫妻分別創作了《好東西》與《我沒有哭》。陶樂蒂的《我沒有哭》帶領讀者去想像一旦災難發生將面臨什麼處境與問題。而黃郁欽的《好東西》則以辯證的角度,帶領讀者去思考──大家說的好東西,就真的是好東西嗎?黃郁欽說:「現在媒體太發達,到處也都是廣告,小朋友若無法分辨訊息的是非對錯,是很危險的。」這也是他創作《好東西》的初衷,期望能帶出一種辯證與思考的方式。

「《好東西》表面上在講核電,但這個故事套在任何事情上面也說得通。」陶樂蒂覺得這是一部充滿哲理的作品,很適合大人、小孩一起來閱讀、思考。而這部充滿哲思的作品更於2016年入選了義大利波隆那兒童書展插畫展。《好東西》如何能在三千多位參賽者中脫穎而出?陶樂蒂說早期入選波隆納的作品多畫得精細,這幾年則是有獨特性的作品比較能勝出。「畢竟評審一下子要看三千多人的作品,一個人交5件,等於一萬五千多件,一眼掃過去,什麼能吸引到他的目光,這時,有沒有『個人特色』就很重要。」

黃郁欽的《好東西》融合了版畫與插畫概念。他當初一有了內容與形式想法後,很快就作出手作繪本初稿,並於「圖畫書俱樂部」定期舉辦的展覽中展出。當出版社一看到《好東西》的手作本,就決定要出版。「儘管如此,《好東西》手作本是繪本初稿,做的時候,不用考慮市場,單純把心裡的畫面直接做出來。但是,一旦要出版,就必須做一些調整,包括色調、造型、文字內容。」雖然融合了版畫技法,黃郁欽說自己只是把版畫當成是繪本創作的一個媒材而已。「版畫講究精準,譬如套色。但我加入手上彩的形式,所以每一張都不一樣。」

E110203

無限的熱情

「創作其實是從生活來的。」黃郁欽說自己沒有小孩,難免被人質疑沒小孩怎能做繪本,其實國外很多繪本作家沒小孩,甚至曾有作家公開說自己討厭小孩。陶樂蒂補充道:「那是因為有些繪本作家自己就是小孩,小孩看小孩當然很討厭!我們基本上都還是小孩 不願意放棄當小孩的角色。」黃郁欽則認為如果自己有小孩,可能只看到自己小孩的某些行為,就以為所有小孩都這樣。但他們沒小孩,也就不容易有主觀的想法,想像空間因此更廣。

此外,因為擅長寫連續劇,黃郁欽也比一般繪本作家更輕易作出有「續集」的繪本,譬如《我不要跟你玩了》、《這是誰的?》、《不對、不對》就是關注兒童成長各個階段所面臨的情緒而創作出來的系列作品。至於《給我咬一口》則比較接近黃郁欽對以前時代的懷舊情懷。「小時候很窮,什麼東西都要大家分,譬如蘋果一人分一小塊。可是現在物質豐沛,一人一顆甚至兩顆都很正常。這本繪本想把台語說的『互相』的感覺放進來。裡面傳達的人情義理,比較是大人的情緒,如果小孩能感染這樣情緒也不錯。」

E110204

E110205

這種「互相」的感覺,除了在黃郁欽的作品中,也體驗在其平日的處世哲學裡。長年投入「圖畫書俱樂部」的經營,以及後來籌辦台灣第一本繪本雜誌《大野狼》,都需要這種「互相」的心。陶樂蒂笑說黃郁欽當初就是很天真地想要做一本雜誌!「雖然說他是發想者,但若沒有大家的幫忙,這本雜誌不可能做出來,所以我們完全不敢居功。」他們都沒想到,二十年來累積的人脈,能夠讓這件事成真。正如黃郁欽在《大野狼》發刊辭說道:「雖然沒有錢、沒有資源,可是我們有人、有創作的經驗,還有對繪本無限的熱情!」

E110206

「台灣幾乎在2000年後,繪本這塊領域才慢慢動起來,與此同時,我們面對的是很嚴苛狀態,因為要跟全世界最厲害的名師們競爭。」陶樂蒂認為台灣繪本作家之所以生存困難有其歷史背景,相較繪本在歐美有兩、三百年歷史、在日本也至少一百年,台灣則不到五十年,起步得晚。黃郁欽也坦言:「在台灣要靠繪本維生確實困難,雖然繪本這幾年稍微蓬勃,但是跟其他產業相比,還是辛苦。」儘管如此,他認為一個人在年輕的時候,無論如何都要嘗試去做自己真正喜歡的事,因為「年輕」就是失敗的本錢。「而且,我們不能用繪本維生,不表示未來的年輕人也不能。畢竟我們永遠不知道未來接下來什麼產業是最好的,所以有興趣就去做!」

E110207a
E110207b
E110207c

Sub galleries

插畫專題Back to 插畫專題
C1007日星網站
C100205a暴雨將至

出版品插畫。黃郁欽/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