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這裡是「書店」, 但不只是書店 | 新活水 Fountain of Creativity

B2101

文.圖/許韶君

國立臺灣藝術大學身後的巷弄中,有個台藝大師生的秘密基地。不張揚默默的在那自成小聚落-「書店」,既是店名又似乎不算店名。無論如何,「書店」就是「書店」。

沒有任何出版經驗的陳恩澤,回想進入「書」事業的起點,歪著頭說「過去我是很愛看書、買書,而不自知。」幾年前到了中國工作一段時間,回到台灣時,赫然發現自己屋內只有滿滿的書,也因此興起賣二手書的念頭。

「前兩年的時間是在網路上販售二手書籍,營運一段時間後才想不如經營看看實體。」他笑說,「我一開始想可能只能撐半年、一年。真的沒辦法時就整間店就改成倉庫。我習慣做最壞的打算。」那時候,為了搜集書籍,陳恩澤每天都在各大環保站中來去,不管哪裡有書都不顧一切地前往。

一晃眼,將近三年。

B2102

為社區書店重新定位

「現在看到的整體狀況,是因為一連串的原因演變而成。」店主人陳恩澤掩不住笑意說著,凡事抱持開放態度的他,坦言目前的「書店」與他一開始的想像頗有差異。「一開始我計劃是開一間兒童書店,因為我想做一個社區書店,小朋友是最容易做結合的開始。」

因為是兒童書店,所以一開始的發想是「CC book新新書店」,想跟小朋友拉近關係。但在整理屋子的過程中他發現,這裡的環境並不是這麼適合「兒童」。「我們還是想開社區書店,但這裡最多的居民是台藝大的學生與老師,如果我們要開社區書店,主要經營的就是這群人。」

同時他也提到因為陸陸續續有些台藝大的學生加入書店打工,也讓他對在地的需求與喜好有了更具體的理解。「他們都跟我說本來的店名不好,所以我們把店名跟很多相關的都換掉,開店第一天就叫『書店』。」談起一路的發展,陳恩澤不諱言現階段的成果來自各方意見。

然而,「書店」這樣的店名雖讓人印象深刻,但也的確在被搜尋及行銷上讓人倍感困難。對此陳恩澤也坦言,「雖然在這部分碰到困難,但因為我的初衷是社區型書店,著眼點或許比較狹隘,但我更在意府中這個區域的人能不能認識我們。」同時他也分享對於店名的期待,「『書店』這個名字很適合這裡,因為現在書店的狀態並沒有固定的形象,會因為接觸到不同的人而變成不同的樣子。」

「好處是可以隨時被改變,這裡適合什麼就成為什麼。」陳恩澤微笑地下了結論。

B2103

復古藝文大空間

以二手書店而言,  「書店」內部空間不小,一樓是舒適的咖啡店空間,咖啡香瀰漫,一旁還有各式雜貨,步上二樓空間時會讓人頓時驚嘆!滿滿的書架上書籍或整齊或雜亂的堆疊擺放,但一切卻是那麼的理所當然的適合。

「 我們對於空間的想法,其實跟閱讀一樣,認為它是一件全然自由的事。」陳恩澤分享道,「希望大家能輕鬆地來書店,抱持自在從容的心情閱讀以及盡情做自己喜歡的事。」由於接近台藝大,店內常常看到埋首趕稿的文字工作者、畫材滿桌的創作者、緊盯電腦的影像設計師以及熱烈討論劇本的新秀導演,而這些畫面也為書店的風景注入了一些人文氣息。

B2104

一樓的咖啡空間,更是有一番故事。「我根本不懂咖啡,也沒想過要開咖啡店。只因為有個台藝大的學生主動想來打工,他建議我嘗試。」笑言自己一開始還有點抗拒,但隨著時間過去,他發現這個決定非常正確。「當時兩位員工非常了解咖啡,也有非常好的手藝,讓店內的相關運作更為順利。」而他也相信在層層書架外的空間,還有更多的可能性。因此店內會定期舉辦講座、課程、展覽與主題式分享會。

至於店內的音樂演出,也一樣是他不設限嘗試下的產物。「跟咖啡一樣,我本來也不懂Live house的東西,但因為員工的介紹與引薦,慢慢接觸後也覺得把音樂的元素加進書店很不錯!」一路上當然總是磕磕碰碰,也有不少讓人眉頭深鎖的時刻。「事前規劃很煩瑣,有時怕沒有人、有時怕人太多。」他淡然的說,「表演活動很有趣,但其實不一定讓店裡的生意更好,但我還是想做看看。」

B2108

縮小困難 放大勇氣

「中間很難過的是自己看書的眼光變了,看的不再是書,而是書的價格。」談起開店過程中心境的轉變,陳恩澤感概地說。但漸漸的心態又調整回來,但不變的是對文本有了更深度的認識,「有次看到日據時期的課本,整堆被撕爛,來不及阻止。」那種心痛的感覺,讓陳恩澤難以忘懷。

創業至今,許多事都遠超過陳恩澤的想像,但一向勇於嘗試的他,還是一步步地走下來。「有些書店有主題性、很有理想與初衷,反倒我身上都沒有,都是我碰到什麼人?我就有了相應的一些新想法。」這樣悠遊自在的性格讓陳恩澤對於「書店」的想像不斷有不同面向的延伸。

B2110

反思經營的困境,陳恩澤忍不住笑起來,「中間困難太多了!但我有個習慣還不錯,我會想下個半年或一年後的困難,所以當下的困境我很少去想,大多在半年前已經思考過,所以開店的時候我已經在想怎麼收店?」然而,目前店內唯一比較讓他感到美中不足的是書籍的編排。

因為是網路二手書起家,所以整個店內的書籍編碼是按照網路思維,「方便尋找會比較跳,變成實體書店的搜尋有點痛苦。」他略帶苦惱地說,「當我們發現需要調整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

現在,對陳恩澤來說,「書店」的特色風格慢慢開始出現了,「第一類就是藝術氛圍的書籍,另一方面是府中地方性的書籍,這兩種正在慢慢成形,會成為『書店』之後給人的感覺。」

「書店」期盼除了拉近人與文學、閱讀、藝術的距離,也拉近人與人之間的距離,讓這個小小的空間成為書、咖啡、文學、藝術的美麗花園。

B2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