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入生活的創作品, 散發溫暖的「光印樣」 | 新活水 Fountain of Creativity

C101001

文/曾芝華 圖/光印樣.提供

「我喜歡阿破這個名字,因為帶有突破的意思。」

「光印樣」的創辦人阿破(陳柏銓),說起話有著一種自由不拘的氣息,身為一個成大資工系、交大多媒體工程研究所的電腦工程師,卻偏偏走向攝影之路,年紀輕輕已獲獎無數,才華洋溢。如今更從攝影另闢蹊徑,開創居家燈飾,把攝影創作無違和的帶進家戶。這一切的選擇,都呼應著他希望突破、不安定的靈魂。

C101010

攝影作品:海洋

一切,從攝影說起

「每一段旅行對我的意義都不太一樣,所以從每次經驗中去調整自己的旅行方式。」2008年研究所畢業,當兵之前阿破去了一趟印度當兩個月的志工。

在前往印度前,他曾走訪雲南、希臘,而希臘之旅讓他深感走馬看花,為拍照而攝影的空虛,那樣的回憶讓他反思究竟什麼樣的「風景」才是他真正想留下?這次,兩個月的生活稍微可以活出一些「真實」的滋味了,親身近距離的去觀察、去感受。他回想那段日子,笑言那時就是觀察大家,然後被騙!「那裡處處有人要騙人,很混亂卻很值得去。」

那時候,攝影雖只是興趣,但趁著這次機會,阿破拍下了不少作品。回台後,接連的當兵、工作,生活正逐漸被忙碌淹沒之際,朋友建議他可以把印度的東西整理出版。2010年,他便把之前所寫的日記與照片整理成一本獨立小書──《印度漂流》。

《印度漂流》小小一本書,一張照片配一段文字,內容真摯平實,分享阿破那段時間的見聞。首次走上獨立出版之路。「那時我才懂,只要作品經過編輯與挑選,真誠的分享,都能夠帶給別人力量。」用寄賣的方式,《印度漂流》很快地銷售一空。「我的創作風格可以從《印度漂流》中很清楚地看見。」他指著書中有一張作品,是一個流浪漢隨意躺在廣場上,赤裸沒有遮掩,就是想要讓人看見的真實。

C101003a
C101003b
C101003c

Sub galleries

光印樣Back to 光印樣

出版品:《印度漂流》

走訪雲林  看見別人也找到自我

「攝影不能只看到光鮮亮麗的那一面。」

雲林縣政府看了《印度漂流》後,邀請阿破到雲林在地紀錄。聊起在地的記憶。阿破笑著聊起,「別說他們不知道我在幹什麼,一開始我也不知道我在幹嘛?」但漸漸地,他進入了這個純樸認真地方。「在雲林我受到了很多人的幫助,被那些人的故事感動,也重新認識了台灣這塊土地。為一些傳統行業,日復一日的精神留下紀錄。」

在《雲林有大家》一書中,一張張雲林鄉土照片映入眼簾。鏡頭視角穿過麥寮、台西等台灣沿海鄉鎮,六輕周圍荒涼的土壤、破舊的老厝、養蚵的老農與靠海維生的漁民,在這裡奮鬥著。

阿破坦言,自己在雲林跑了很多田野,看到了很多關於這塊土地的事情。每天跟人家聊天、拓展自己的視野。那段日子雖不是很穩定,但心裡很踏實。「我拍了很多土地的人像,我想呈現土地的生命力。」

C101004a
C101004b
C101004c

Sub galleries

光印樣Back to 光印樣

出版品:《雲林有大家》

讓夢想美景 發光

走過攝影、出版之後,阿破思索著有什麼樣的方式,能讓攝影作品商品化?

過程中他嘗試做過明信片、手工小物、卡片…。「但我最想要的還是做燈箱!」他興致高昂地說,「你拍過照片嗎?以前拍照是用底片,要用燈箱來選照片,以前這個東西很貴,後來我們改造了一個可以做居家裝飾的燈箱。」

2013年,他曾用牛奶板、手工紙、藝術微噴做出一批限量商品。但實在太費時了又很難複製,隨後便不了了之。才體認到不能做那種極度花時間的手工產品,只會累死自己。

而後,阿破又陸陸續續嘗試,做了一個《see sea》的療癒系商品,使用樹脂與燈片把攝影作品封裝,然後用珊瑚沙包裝,自己販售,銷售不錯。那時他明白了,「不同的世界,有不同的養分,當我把a的2加進b的7,就變成獨一無二的商品。」

其實燈箱一開始的製作也不如想像的容易,「我曾經在農場工作,因而有了應用棧板來做木箱的木工經驗,這是我第一次接觸木工,後來也真的完成了燈箱。」他開心的聊起自己開創燈箱的過程,人生每一個步伐,都可能是未來重要的關鍵。

現在,「光印樣」的美好燈箱已經有了完整的模樣,外殼採用山林原木,以最自然的元素結合高科技的LED,經由多達28道繁複手續,才能將最後美好的成品呈現出來。

對於從攝影走向燈箱製作,阿破歪頭想了想,「其實,我一開始也不知道什麼作品會賣,所以也邀請了一些藝術家一起合作,希望攝影作品可以切入居家生活,因為一般的攝影作品要掛還要打燈,但這都不容易,燈箱可以直接讓作品在家中溫暖的發光。」

C101005

玩創意 無拘無束

聊起未來,阿破露出淡淡微笑,淡淡說了還是先推燈箱吧!乍聽似乎是尚無想法,但這不正也是他的風格嗎?畢竟,未來很難說。

攝影資歷豐富的他,正式開始燈飾製作卻才短短半年。這段時間來,「光印樣」已有了大小尺寸的燈箱,其中小燈箱因為價格比較親民,相當受到歡迎,阿破也未來希望未來能持續推動更多的作品,「或許用折紙的方式來做燈箱,偶爾也可以換一個!」阿破半開玩笑的說。

「從以前到現在,我一直在思考每一張作品能夠去的地方。」阿破正色談道,各種藝術創作,都該有所去處,因為每種美麗都有需要它的心靈。「創業的基因,原本不在我的身體裡,而是一步步培養來的。讓藝術家作品被看見,是我最大的願望。」從他身上讓人看到年輕藝術家兼具踏實的熱情,不沈默埋頭創作,而是一步步把作品推向市場、放進各位眼裡。

C10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