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聲劃破藩籬─ 南洋台灣姊妹會唱出生命的旋律 | 新活水 Fountain of Creativity

C1401

文/曾芝華 圖/南洋台灣姐妹會.提供

流浪,在新移民的生命裡不是浪漫的圖像與憧憬,而是漂泊離散的現實命運;流浪,是從家鄉來到台灣。 

其實,我並不想流浪。

讓移民姐妹 走在陽光下

外籍移民在台灣社會早已不鮮見,更精確地來說,移民姊妹與新台灣之子是目前台灣社會的一分子。但在社會參與和聲量上往往是消失沈默的一群。

「面對著褪去不掉『外籍新娘』的標籤,社會的不認同,家鄉又在何處?姊妹們反覆在既陌生又熟悉、既親近又遙遠的情感拉扯。」

「南洋台灣姊妹會」自成立以後便透過各種媒介組織、培力移民姊妹們,並讓社會大眾了解新移民在台灣的處境。希望透過了解消弭偏見與歧視。2017年5月,「南洋台灣姊妹會」正式發行一張由新移民姊妹親自參與創作、演唱與製作的音樂專輯──《我並不想流浪/Drifting No More》。藉著歌聲傳達移民姊妹們的心聲與遷移台灣的生命故事。

《我並不想流浪/Drifting No More》費時近兩年製作,運用六種語言創作,動員二十多位演唱者與十來位音樂人。其中包括來自越南、印尼、柬埔寨、泰國、菲律賓等國的移民姊妹與新移民二代,新移民與製作團隊傾力合作,參與寫詞並親自演唱,曲風更貼近東南亞音樂與文化元素,包括各國的語言、泰國與印尼的歌謠與甘美朗傳統樂器。這一切,只為圓一個夢。

C1402

回顧在台灣的日子,究竟該稱之為家鄉或異鄉?姊妹們心中各有答案。但對她們來說,許多的冰冷與不平等卻都不陌生,彷若共同記憶。「當細心照顧年邁的婆婆,卻從鄰居口中聽到家裡人有『當心外勞』的疑慮,那時剛來台灣中文還不流利,生活總是處處碰壁,如同看不懂戲的牛誤闖進戲棚。」故事裡,展現的是姊妹的堅毅與雙方不對等的誤解造就了傷害。但淚水,是她們繼續邁開腳步的印記; 不甘,成為她們堅持追尋夢想的動力。姊妹們相信著,音樂能產生力量與影響,一首歌可以串連異鄉的彼此、消弭國界的隔閡成為不分你我的共通語言。讓真摯純粹的歌聲落到你我心中,感受她們的情感。

同樣也是新移民的阮金紅導演相當佩服「南洋台灣姊妹會」克服所有的困難完成作品。因為她在第一支紀錄片《失婚記》也曾自己創作片尾曲,非常瞭解其中的艱辛,「我深深被專輯裡的每一首歌曲背後的故事和意義感動,專輯裡的新移民姊妹雖不是職業的音樂人,但卻都很專業,她們用了非常大的心力,呈現出有專業水準的作品。」

「『流浪』或許對許多人來說帶點浪漫的色彩。但對移民姊妹們而言,飄洋過海來到台灣是為追尋更好的生活,但她們不斷的努力與付出,卻依然得面對社會氛圍、法律政策的不友善。」世新大學社會發展所夏曉鵑教授分享道,而面對種種困境,姊妹們或許悲傷,但總能堅毅的迎向挑戰,一步步地突圍,拒絕繼續流浪。夏曉鵑教授更呼籲政府的「新南向政策」所宣稱的推廣東南亞文化不應只是將新移民當成是唱歌跳舞的表演者,更應該透過這些文化媒介讓大家更認識新移民的真實處境,進而改善攸關新移民生活的各種法令政策,讓台灣成為更好的社會。

最後,來自柬埔寨的「南洋台灣姊妹會」執行祕書李佩香分享了她參與專輯製作的心得,「這專輯不僅能讓台灣的朋友更認識新移民,也讓母國的親友透過歌曲而更理解移民的真實生活。」她坦言,為了不讓家人朋友擔心而很少讓母國的親友知道自己在台灣經歷了什麼挫折和努力,透過這張專輯,母國的親友反而因此與她們有了更深的連結。

《我並不想流浪/ Drifting No More》專輯所述說著移民姊妹們這一路為了追求幸福,跌跌撞撞卻永不放棄,含笑又帶淚的故事。正式發行會後更宣布將於6月3日舉行《我並不想流浪 /Drifting No More》專輯首次演唱會,期待各地朋友前來共襄盛舉。

C14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