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燈系列展 | 新活水 Fountain of Creativity
E040301s
我在民國44年考進師大藝術系,一年級的時候還不確定要往國畫還是西畫的路發展,大概到二年級的時候,才決定不學西畫,一是因為覺得不可能出國,二是在當時看不到好的畫冊和西洋名畫,而感情思想越來越接近傳統書畫金石家的路。民國45、46年左右在鐵路局黨部禮堂看到傅狷夫老師的個展。

E040401s
從踏入藝專的第一天至傅師辭世,我有幸親炙狷翁教澤45年,師待我無微不至,情逾子弟,無所不談,不論身在國內國外,聯繫無間歇,接獲書信來函逾百餘件,甚至比我寫得回信還多,備感親切榮寵,於今展讀細細咀味,憶想過往,典範在宿昔。

E040501s
我與傅狷夫老師的緣分很深,從初中三年級開始學國畫,啟蒙老師就是傅老師的學生。從小我就喜歡美術,初中時就讀斗南中學,當時高中部教官鍾復初老師是政戰學校畢業,師事傅狷夫與黃君璧老師,因為他在校內圖書館開畫展,讓我初識山水畫之美。因此當鍾老師表示,有興趣者可參與課外活動向他學國畫,我立即報名參加,且是唯二的初中部學生(另一位是目前雲林縣知名佛像畫家張善靜)。

E040601s
我和傅狷夫老師認識於民國60年的暑假,那次我參加中小學美術教師比賽,得到第一名,他是評審。後來和他見面相談,傅老師很驚訝我是師範畢業,因為那時得獎者大多是師大或藝專畢業的。他鼓勵我有機會到國立藝專(即今國立臺灣藝術大學)繼續進修。等到我進了藝專,他卻已經離職了。因此,我雖常買他的畫冊來臨摹學習,卻沒有機會跟他學畫。但是我所受的藝術教育,以及後來所從事的教學工作都深受他的影響。

E030101s
台灣社會在20世紀初期的啟蒙年代,「台灣文化協會」發韌,新文化運動撼動全省,開始有受過新教育的青年相繼出國,近往日本,遠赴法國研習美術,不久就掀起新美術運動,於是近代西洋美術各派,尤其是後期印象派,直接間接傳到台灣。「因此台灣有中國大陸傳來的美術,以及後期印象派為中心的西洋美術和中國北畫的大支派日本畫等三種美術樣式,在島上會合,而經過一番的衝擊與融合之後,終於開著燦爛的藝術之花。」此為前輩藝評家王白淵在他纂修的《台灣省通志》卷六〈學藝誌.藝術篇〉第二章第三節關於日據時期美術界所寫的一段文字,語雖簡略,頗能道出日據時期美術界的概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