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代雙親─郭柏川老師與我 | 新活水 Fountain of Creativity

E090401

文/李朝進 圖/郭為美.提供

到郭老師畫室學習素描,是半個世紀前的事,但想起恩師的身影,特別有感覺,因老師的言教取代了雙親。

為投考美術科系去學素描,也順利考上。入學後才發覺老師的畫法與別人不一樣,別人先把輪廓線畫好再慢慢塗上炭色,老師卻先確定對象動態和中心骨架,爾後由內向外發展,把重點放在塊量和空間感的把握。

素描紙是個容器的概念。透過感性直覺印象將對象直接置入,以有力的手感朝內拭擦,凝聚對象的立體感和一種朦朧的大氣氛圍,展現空氣流動的空間感。這是不事先打輪廓線的「直接法」與「繪畫性」手法,從這裡彰顯生命衝力,給出真實性的覺知,這種感覺源自於感性直觀,是整體觀照的印象直接移入,不是呆板描繪。

郭老師當下把握住神似活現的技法是無法學習的。實際上,老師並沒有把技法傳授給我,只催促我不斷來回塗抹,從嘗試中自然去發現自己的技法和繪畫的本質,我從老師的精神感召濡染,體會到藝術的真諦。老師認為素描是一切創作的根本,運用到油畫寫生時,從整體觀察的感覺經驗賦予「完形」的表現。老師指出陰影不是黑或灰色,乃物體的補色,且內側比外沿亮,是物體的反射效應,這正是印象派的繪畫性觀念。素描的表達,在受光面給予重點式的筆觸加強來產生往前跳動的感覺,陰暗面依光影明暗往背景淡化,形成後退引出立體感。背景一片空白,是東方水墨畫的留白概念。空白,就是「虛」無所有又是無限空間的「實」在。

E090402

寒暑假回台南,一定帶作品到畫室請教,老師會嚴詞批評並指出缺點,提醒「偷吃記得擦嘴」,意指作品要有自己的創見,不要模仿他人或替西方「代工」。畫面畫滿了各式各樣的東西時,會說「畫不是畫熱鬧的」,即使需要許多東西來組合,切記再「多」的東西終究是「一」幅作品。各種組合物在畫面上並非各自孤立,應在相互呼應中融化成一整體,作品是諸元素相連繫的一種關係性表現,也是剎那直觀把握到的有機整體。

在「南美展」我提出銅焊複合藝術參展,老師並沒反對,他關注的是有沒有創造性,不在於形式的新或舊。老師的氣度似海,能接納百川,同時鼓勵實驗探險去開拓未來性,但創作不能欺騙自己,要畫自己所了解的東西。後來我拋棄了前衛抽象,以「簽名的方式」完成自己的作品。

服完兵役在板中任教,暑假前突然老師來信,要我到正修工專報到,其他的事回畫室再說,這是我踏入大學任教的關鍵。到畫室老師交代了一些事,至今自己並沒違背,只是,當老師躺在台南醫院時去探望,老師一抬頭就問升等論文寫了沒,我回答寫了一半,這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欺騙了老師。

還記得,每次到畫室請教後離開時,老師總是親自送到大門口,我行禮說再見,老師才轉身回畫室。現在,恩師的背影依然清晰地留在我的心目中。

E0904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