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燈系列展 | 新活水 Fountain of Creativity
wu
1949年我十六歲,跟著表哥從上海坐船來臺灣。表哥在空軍服務,沒有多餘經濟能力照顧我,所以我也只能從軍。我在仁愛路空軍總部服役,從上士一直幹到1971年上尉退伍。1950年代的臺北,全市只有七路公車,那時空總前的仁愛路還沒開,周遭全是稻田,隨處可見低矮老舊的農舍、民房和違章建築。

E020201s
李仲生墓前的花崗石碑上寫著:「中國現代繪畫先驅李仲生先生」,李仲生是前衛藝術的先驅,離世已三十多年。追溯國內對於西洋現代畫風的認識,最早可說是侷限在野獸派。自從李仲生於1937年從日本歸國,首次把一種揉合抽象性與超現實性二者之長的前衛油畫帶回來,而後方才有人漸漸注意到野獸派後的某幾種畫派,整體性的現代藝術思潮開始萌芽。我今已年逾八旬,回想和李仲生老師學習的點點滴滴,歷歷在目。

E020301s
李仲生老師的教學,注重「以精神傳精神」的方式,對每個學生的教學方式各有不同。從小不愛念書,只愛畫畫的我,十幾歲時,認識了席德進,他很佩服李仲生,常提到他,讓我有了想找李老師學畫的意願。當兵回來後,我認識台中的鍾俊雄,他帶我去找李仲生,開啟了三年多,每月四天,向李老師學畫與相處的旅程。

E020401s
我是在朋友開的冰果室裡認識李仲生老師的。老師很喜歡去鄉下喝茶,或去冰果室,有時候在那裏畫素描,有時候會在那裏教學生。那一次我去,聽到他在聊現代繪畫史,我一聽就被迷住了,我有一些朋友也聽過李老師談美術史,不過,大概是因為我比較笨,只有我掉進陷阱裡。

E020501s
我從小就喜歡畫畫,別的小朋友在玩,我就在沙地上自顧自地畫,沒有拜過師,也沒跟誰學過畫。記得有一陣子迷上畫人頭,家中牆壁被我畫了一堆人頭,結果害自己晚上不敢起床上廁所,因為在黑暗中看到那些人頭會怕。後來念南京師範時,我把一些廢紙訂成一本一本的小簿子,持續地畫速寫,說是速寫,其實都是像卡通又像漫畫一樣的塗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