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燈系列展 | 新活水 Fountain of Creativity
E030101s
台灣社會在20世紀初期的啟蒙年代,「台灣文化協會」發韌,新文化運動撼動全省,開始有受過新教育的青年相繼出國,近往日本,遠赴法國研習美術,不久就掀起新美術運動,於是近代西洋美術各派,尤其是後期印象派,直接間接傳到台灣。「因此台灣有中國大陸傳來的美術,以及後期印象派為中心的西洋美術和中國北畫的大支派日本畫等三種美術樣式,在島上會合,而經過一番的衝擊與融合之後,終於開著燦爛的藝術之花。」此為前輩藝評家王白淵在他纂修的《台灣省通志》卷六〈學藝誌.藝術篇〉第二章第三節關於日據時期美術界所寫的一段文字,語雖簡略,頗能道出日據時期美術界的概況。

E030201s
廖先生在我念臺南州立臺南第二中學校(就是現在的國立臺南一中)四年級時,來學校教書,教我一年,那時候,學校全都是日本教員,台灣教員很少,有一個日本教員因瘧疾過世,廖先生就來學校,所以全校只有廖先生和一位教柔道教師,是台籍老師。

E030301s
「五月畫會的根在雲和街13巷3號,廖繼春的雲和畫室。」這是我常說的話,且自始至終未曾改變。

廖繼春老師是我早年藝術創作路上的貴人,沒有他的教導、提攜照顧、勉勵支持,不會有今天的郭東榮。我與劉國松、郭豫倫、李芳枝等人創始「五月畫會」,在台灣現代藝術發展史上,佔有歷史定位;然而,眾所周知,廖老師才是催生「五月畫會」的靈魂人物!

E030402s
廖繼春老師大我29歲,是我很尊敬的畫壇前輩。我們的緣分很特別:我雖然稱他「廖老師」,卻從不曾真正被他教過;我們亦師亦友的情誼,事實上是從老師與學生家長的關係發展而來的。

E030501s
1959年,我從國立臺灣師範大學美術系畢業(當時名為臺灣省立師範學院),因為廖繼春老師都教大四的油畫,我不僅在大學的最後一年上廖老師的油畫課,1966年,我從日本返台並回師大任教之後,擔任大四的導師,他也是教我們班學生的油畫課。我們還同時在文化大學兼課,因此,我跟廖老師有更多時間相處,一直到1976年廖老師過世,在第二殯儀館的火化儀式,只有我一個人是以非家人的身分全程參與,對我來說,他不僅是個優秀的好老師,更是我尊重的長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