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燈系列展 | 新活水 Fountain of Creativity
E050101s
對於臺灣的整體文化藝術發展而言,一九四九年是一個極具轉捩關鍵的年代,在書法與篆刻方面,尤其如此。這千載一遇的歷史機緣,頓時讓臺灣學子眼界大開,發榮滋長,開展出前所未有的繁榮景象,一洗數百年來文化邊徼的荒漠角色,儼然成為中華傳統文化的重鎮,從而首度展現出足以媲美,甚至凌駕中原大陸的英發雄姿。

E050201s
藝術家多喜談論創造,然而創造何其困難。多少藝術家一生因創造二字,而徒然苦惱。藝術有創造嗎?藝術當然有創造的部分,但是更大部分,來自於模仿。(imitation)模仿就是藝術淵源;就是從何而來,受到什麼影響的意思。

E050301s
我之結識壯為先生係經由忠誥的引見,其時我初入臺師大任教職,壯為先生彷彿剛辭卻師大美術系的課,住在金門街,過著優游自在的休退生活。我先是喜歡壯為先生的字,進而愛好其篆刻,經常登門請益,其後接觸往來多了,彼此甚為投契,承先生青眼,許為忘年之交,於是晉見的次數更頻繁了,尤其是在壯為先生移居仙迹岩之後。當時甚至有卜鄰之想,也曾在附近看了幾所房子,可見欽慕之深。當我於一九八四年及一九九八年前往南韓任交換教授時,兩次皆蒙先生書寫對子多件贈行,作為送給韓國朋友的禮物,先生的抬愛令人感念。

E050401s
民國54年間,王壯為老師出版《書法叢談》,這是當代最重要的書法藝術論述。那時我剛滿20歲,就讀於臺北師專體育科,受同學黃朝松的影響,課餘聊以臨池為樂。當時全臺灣書法教學者屈指可數,只好無師自通,經常研讀這本《書法叢談》,勉強算是私淑王老師。

E050501s
那年,1976年春節後不久,中華民國篆刻學會開會後陪他從民眾團體活動中心走出來,路上聊起來,突然告訴我:「最近我要退休了,我想收幾個學生,不過要有相當基礎。」我想著已經入梁乃予先生門,不敢做他想,就沒有回話。之後壯為先生照顧依舊,每有所求,莫不從願。薛志揚則在壯為先生身邊做了一年「書僮」,協助文房事務,隨侍揮毫奏刀,直接接觸日常生活和創作的方式,成為最了解壯為先生的學生。1989年原田歷鄭拜師成為「王門八子」時,因緣際會的參加了這場謝師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