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承創作生命力─創作社 | 新活水 Fountain of Creativity

F060501

文/林宜嫈 圖/創作社.提供

1997年創作社在一間咖啡廳成立,「八個將軍一個兵」,核心創始成員包含劇場人、媒體人、學者等,其中5位是編導創作人才,取名為「創作社」,即是以「創作」為核心價值,作台灣原創作品。然而成立至今第17個年頭,面對團員的變動,時代的演進,現在創作社,更多了一項任務「延續創作的生命力」。

走進河堤旁的「藝響空間」,推開第一間老房子的紅漆大門,創作社行政總監李慧娜正等著我們的採訪,約莫30幾坪的老房子,相對過去僅有5坪大的辦公室來說,已算是寬敞的辦公空間,李慧娜笑說:「你知道以前我們怎麼開會的嗎?椅子轉過身,大家圍成一圈,就可以開會了。」

「十多年來,大家白天工作賺錢,晚上作戲花錢。」雖然句玩笑話,但也是創作社最真實的寫照。即使團上團員有不少劇場界大師級人物,談到劇團營運狀況,李慧娜說,劇團就是這樣賠了又賺、賺了又賠,起起伏伏。李慧娜笑笑地說,經濟不景氣時,也曾有人來訪關於劇團營運有無影響?她當時笑答:「對創作社好像沒什麼影響,我們一直都在谷底,只是覺得最近谷底人比較多。」

作為專業劇場行政推手,對於未來的想像,李慧娜認真地說:「不要問我5年以後的事情,因為我回答不出來,我也看不到。過去我只能跟你說兩年內的事情,因為我只看見後兩年,但最近進步了,可以看到第三年。」

財務狀況不是創作社最煩惱的問題,李慧娜直言,這幾年的變動中,「創作能量不穩定」才是她最頭痛的部分。從一開始的創作能量豐富,到現在核心團員陸續變動,除了團員白天都各自有正職,以及各自發展外,甚至曾只剩下一位創作者,此狀況對劇團來說,是極大的營運警鈴。

F060502

延續創作力 CS監製系列誕生

李慧娜仔細算了算,創作量不穩定也只不過是2007年到2009年之間的事,「但當時感覺度日如年。」面對核心成員逐漸流失、休息或是健康因素暫緩創作,她也開始規劃早些年一直想與年輕創作者合作的計畫,「CS監製」系列是真正付諸實行。

由於劇團內有資深的創作團隊與創意團隊,李慧娜計畫與年輕編劇與導演合作,利用劇團累積多年的資源提供年輕劇場人有較好的條件與資源做戲。其次,「CS監製」也對劇團本身創作能量注入活水。

2011年「CS監製」作品1號《我為你押韻-情書》登場,該作即是由兩位輕的劇場人編劇馮勃棣、導演楊景翔與創作社合作。李慧娜回憶當初跟楊景翔一起上廣播宣傳,節目主持人曾問楊景翔與創作社合作的感覺差異。楊景翔說,與大師們合作與同輩的作戲經驗不一樣。與同輩合作,身為導演必須要多方去設想,創意發想比較辛苦;然而比較資深的前輩合作,可以提出更多構想,補足導演的更多發想。

「這就是種有機的合作方式。」李慧娜說,而這也就是「CS監製」系列想達成的目的。

F060504

有機 成長出更多化學變化

李慧娜訪談中不斷強調「有機」的概念,起源於20年前她在英國看《歌劇魅影》時,看了半小時就開始不耐煩,就是因為看見演員「上班打卡」的態度,完全沒有投入角色應有的感情,李慧娜認為,應是長期駐演磨損了演員的演出態度。

「對創作社來說,最重要的就是『創作』這件事。如果新作品是創作,舊作品的再演出也應具有創作的有機成分在其中。如果生命力不見,就只是淪為量產。」李慧娜說:「我不要當機器生產的肥皂,我就是要當個手工皂。」

《我為你押韻-情書》自2011年首演後,年年重演,包含台北、高雄、北京等地,「好像在收集場次,已經累積到42場了。預計明年會衝破50場。」但,演出場次如此多,會害怕失去生命力嗎?

《我為你押韻-情書》北京演出後,她看見導演仍在成長,演員跟角色、演員跟演員之間是充滿有機。「只要我看到上班打卡的感覺,這部戲就沒有生命力,即便有很多的邀約,也該停止了。」李慧娜說。為了降低這種狀況,創作社也預計為年輕演員提供訓練課程,避免讓這股「有機」消失。

因此現階段的創作社不只創作戲劇,也肩負著對年輕一代劇場的傳承責任,就如同「CS監製」系列,《我為你押韻-情書》後,也繼續於2013年推出第二號作品《檔案K》、而後3號與4號作也正蓄勢待發。李慧娜說,對創作社而言,這不只是付出,也是得到更多生命力,也讓她看到另一種未來,「就像生命的傳承一樣,讓劇場的創作力不斷延續下去。」

F060503

駱以軍西夏旅館/魏瑛娟蝴蝶飯店 

談論創作社2014年參加臺北藝術節的作品《西夏旅館‧蝴蝶書》,李慧娜滔滔不絕,因為這部戲太多可以說,太多值得一看。她形容導演魏瑛娟個頭小小,可是腦袋裡充滿的各種對劇場想法與表現,「真是不知道她的想法都放哪了?」

該戲不僅是魏瑛娟的新嘗試,也是多年創作能量的釋放,「這部戲劇場設計、文本、演員表現非常豐富、立體,觀眾幾乎要用五官感受劇場呈現的效果。」李慧娜說。 

駱以軍的《西夏旅館》原著是文字量很緊密的小說,對讀者來說一開始很有挫折感,但找到自己的閱讀方式,就掌握到自己的節奏。一如《西夏旅館‧蝴蝶書》宣傳品上寫著:「你的閱讀方式決定你的命運。」李慧娜說,每個人在閱讀《西夏旅館》時,即便是同樣的話語,看到不同角度即是源自於不同思考,同時反射出不同生命歷程。

而《西夏旅館‧蝴蝶書》不是一般單純的改編劇本,而是「平行創作」概念,魏瑛娟自己解讀文本,並回應對駱以軍的看法。劇中部分劇情與角色源自於《西夏旅館》原著中,但有更多的部分是魏瑛娟加入自己原創、延伸發展的部分,因此又取名為《蝴蝶書》。

F060506

寫真劇場 挑戰何者為真?

《西夏旅館‧蝴蝶書》同時也標明著是魏瑛娟的「寫真劇場」,中大量使用魏瑛娟的影像思考,劇場中也帶入不少她的寫真照片。李慧娜說,「寫真」有兩種意涵,其一是日語的「攝影」,有人說照片就是拍照的真實當下,但實際上是經由攝影者挑選過後的鏡框角度,那麼到底照片寫真,寫下多少真?

其次,閱讀歷史、教育制度、媒體訊息等等,有多少為真?何者才是真?魏瑛娟也想表達,如果訊息只是片段,那麼人們所投射反應也只能是片段的不完全。

劇中大量討論「身分認同」一事。尤其台灣歷經日據時期、國民政府來台,受過各種不同政權的影響,造成文化的改變,魏瑛娟於劇中將呈現「身分認同」不應只是粗淺的國族、家族、血統的切割。那麼到底歷史的紀載何者是真,何者是假?台灣的認同何者是真,何者是假?這些都是魏瑛娟想在劇中探討的概念。

F060505

創作能量釋放 傾倒於《西夏旅館》

《西夏旅館‧蝴蝶書》有別於一般鏡框式舞台,以松山文創園區的多功能展覽廳為演出場地。在古蹟中演出,李慧娜說:「要什麼沒什麼,想要做什麼也不能做什麼?」但選擇在此打造劇場舞台,對設計群來說特具挑戰性。

空蕩的空間中,現場搭上長型舞台、景片、投影機外,同時架設直播鏡頭,由導播現場切換畫面,現場轉播;也安排攝影師直接現場攝影、上傳、呈像,讓觀眾用不同角度看見劇場表演。

《西夏旅館‧蝴蝶書》一劇結合照片概念,除了地板佈滿大量照片輸出外,包含動畫也用照片構成,團隊中也設置「寫真組」注入大量攝影師的作品,並打造「劇場空間即展場」的概念,希望非演出時間,劇場空間即開放下午時段提供大家進去參觀,讓舞台空間成為裝置藝術。

創作社核心團員周慧玲也評道,此次魏瑛娟的創作是華麗劇場的翻轉,也是魏瑛娟多年在劇場中第一次投注如此多自己的家族身世背景、對社會問題的關照,《西夏旅館‧蝴蝶書》正等著觀眾進場體驗。

F0605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