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台灣文學朗讀 | 新活水 Fountain of Creativity
L2500
林文月老師最近剛接受拍攝完成一部文學紀錄電影─「讀中文系的人」,這部電影在文化圈引起很大的重視。在看電影的時候,有一個強烈的感想,一個有這樣生命的作家,是這麼安靜地看著這個世界,沉靜地記錄這個世界,用淡淡的筆觸描述世界,談她的感受。文字雖然淡,但是感情卻非常深遠。如此沉靜的作家典範是非常少見的。

1600929s
唐捐覺得他的詩有一個一貫性,「抒情的感受」是一個動力。年輕的時候,可能比較專注在做抒情這一回事,後來感覺傳統的抒情之乏力,無法跟這個世界進行很有效的對話,所以他在《無血的大戮》這部詩集裡面,做了比較強的黑色轉向;在《金臂勾》也可以算是這種路線的延長,可是在這個延長之餘,那種後現代、破壞、擾亂性格加強了,但他相信這也是我的抒情計畫的一部分。到《蚱哭蜢笑王子面》黑色的部分又被他刻意地排除掉,而找了比較三八的那一面來發揮,所以在他看來是有一個一貫的。

L2300
從小我就喜歡文學。我母親本身也喜歡文學,在我小時候她最喜歡做的事,就是在晚上唸一段小說、讀詩給我聽,這是我們母子最快樂的時光,對我的影響也很大。後來我進了中、小學有一個嗜好,每天放學跟幾個朋友在路上走的時候就會對他們講故事,講我自己編的故事給他們聽。我一直認為我不應該是小說家,而是講故事的人。

L2200s
我不是從小就立志成為成為作家的人。我們現在看很多成名的作家,他們從13、14歲就開始有這個夢想。我是進入大學之後才找到寫作的樂趣,之前的話,就像大部分的高中生一樣,是個標準的教育部樣板學生,只要考到大學就可以了。進入大學之後我就誤打誤撞,寫了一個比較長的文章,是描寫我自己生長的苗栗獅潭縱谷的鄉村生活。老師給予這篇文章很高的評價,也許他騙了我,就像所有老師都會鼓勵學生,再繼續寫下去。我就這樣陷入了寫作文字的泥沼,覺得創作和想像是一個迷媚的城鎮,或者說是一個繁盛的森林,我從此就踏進去了。踏進去之後,好巧不巧我得到了校內跟中文系上的文學獎,很高興並覺得自己是天才,沒想到自己就陷入萬劫不復。

R160818s
我想每個人都不太一樣。如果說還沒有準備好,我大概就不願意把東西拿出來。其實滿我早就開始寫作,在學校就開始寫,大概有很多人知道,我跟羅智成一樣,參加過救國團瘂弦老師的文藝營。我大概比他早一屆,他在高中就參加,我是在念文藻的時候才參加,其實也開始的滿早。但我一直不覺得自己已經準備好,一方面是覺得對詩還不是很了解,覺得自己的人生體驗、閱讀並不夠,有時候寫起來覺得東西滿蒼白,沒有什麼東西可以寫。所以我沒有很急著,我幾乎都沒有投稿,從一開始就沒有投稿,只是自己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