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台灣文學朗讀 | 新活水 Fountain of Creativity
R160818s
我想每個人都不太一樣。如果說還沒有準備好,我大概就不願意把東西拿出來。其實滿我早就開始寫作,在學校就開始寫,大概有很多人知道,我跟羅智成一樣,參加過救國團瘂弦老師的文藝營。我大概比他早一屆,他在高中就參加,我是在念文藻的時候才參加,其實也開始的滿早。但我一直不覺得自己已經準備好,一方面是覺得對詩還不是很了解,覺得自己的人生體驗、閱讀並不夠,有時候寫起來覺得東西滿蒼白,沒有什麼東西可以寫。所以我沒有很急著,我幾乎都沒有投稿,從一開始就沒有投稿,只是自己整理。

L2000s
我覺得談起家庭是滿有趣的,因為對寫小說的人來說,家庭是最早的一個劇場。其實是生長在每個人都非常有主見的家庭,大概可以分為比較愛讀書跟不愛讀書的。我的父母親剛好是他們各自家庭裡面特別愛讀書的,所以我變成集大成的書呆子。很有趣的是,大家常一方面覺得讀書很好,但是另一方面也覺得,會讀書但其他什麼都不懂,會有很多問題。

a010701
我覺得像我自己的人生,沒有特別規劃過要做什麼,甚至不是很清楚要做什麼,就是糊里糊塗、有點失控地走到今天,而且還蠻幸運的,至少沒有規劃過要做阿公。有沒有規劃要做一個作家?真的沒有規劃。就是沒有想到自己要做什麼。我們那個年代,戰後嬰兒潮,人很多,大家都長得很像,日本人說團塊世代,就是都一樣,不會跟人家不一樣。所以能升學就升學、能學理工就學理工、能出國念書就出國念書、該結婚就結婚、該生孩子就生孩子,那種背後的動力是不清楚的。

L1800
楊佳嫻是目前台灣中青代很重要的一位散文詩人。佳嫻也曾經擔任「為台灣文學朗讀」第一年的節目主持人,所以應該不少她的粉絲,正好可以藉今天這個機會重溫她的聲音。我跟佳嫻認識很早,如果我的印象沒錯的話,我第一次向她邀的稿子是在一個蠻特殊的狀況,當時我在聯合文學雜誌主編,那時做了一個跟情人節有關的專題,就是講愛情。

L1701ss
我覺得旅行當然有內在的渴望,所以才會把自己推向遠方去追尋,但久了也會變成習慣,所以好像你說的,它是複雜性格的中線。其實我小時候是一個非常安逸、窩在家裡的人,所以人家說我像貓,不知道為什麼後來變成不斷在移動他方,就有點宿命。宿命就是說我一直有機會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