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台灣文學朗讀 | 新活水 Fountain of Creativity
L0801
劉大任不僅是一位非常優秀的小說家,參與了《筆匯》雜誌的創作,和尉天驄、姚一葦先生一起辦《文學季刊》,並與邱剛健一起開創台灣現代戲劇的開端,可說是台灣現代主義文學開創時期的健將。

劉大任說道,當時的同輩朋友們,基本上都比他大個幾歲,尤其是當年寫現代詩、現代繪畫或者辦雜誌的那批朋友,都叫他慘綠少年。而這個慘綠少年是紀弦創造出來的一個用語,劉大任覺得很傳神,把那個時代的年輕文藝青年的精神抓的很準確。

L0701s
寫詩當然不會是一下子就跑出來的事,早年我印象比較深的是,開始對文字好奇跟種種閱讀經驗。每次都跟人家說,讓我印象很深的第一次閱讀經驗是小學二年級讀到童話,小朋友交了糖人、棉花人和蠟燭人三個好朋友,這三個好朋友在護送小朋友回家的時候,紛紛犧牲了。我覺得這好像是我這輩子第一次遇到一個悲劇。在讀這個作品的時候,並不知道會發生甚麼事情,所以在一個暑假的閱讀裡頭,我發現我失去了三個好朋友。

L0605s
我生活在台灣一個貧窮的小商人家裡,所以小時候也沒有什麼多餘的文學讀物,在成長過程中,過去的教育體制也不鼓勵大家往藝術方面發展,大概畫畫、寫作都是被認為沒有用的工作。一直沒有辦法知道自己的興趣在哪裡,一直到大學接觸到電影這件事,我才比較肯定自己對藝術這個領域是有興趣、有熱情的,也延續我從國中、高中,被老師認為文字能力比較好的孩子,所以我覺得我可以來試試看寫作,就一路這樣寫下來。

L0500s
《創世紀》詩刊創刊迄今適逢六十週年(1954.10─),洛夫、瘂弦旅居海外多年,此次難得回臺。「為台灣文學朗讀」特於10月15日下午,邀請三位創辦人聚首閒談,不僅為《創世紀》六十週年,也是三人六十多年友誼的註記,本刊特整理大要如下,以饗讀者。

L0402s
我是很特別的一個因緣,因為在家裡是最小的小孩。我有五個哥哥、一個姊姊,我的五哥大我12歲,姊姊大我7歲,我是楊六郎。原本我爸媽是想再生一個女孩,結果又是男生,所以我的綽號叫做「零錢仔」(台語),就是燈火闌珊的闌珊,小孩子當然不知道闌珊是這樣子寫,就覺得好像自己是多餘的。家裡有點特別的是,我媽媽很懂音樂,她幾乎會所有的樂器,唯一不會的是揚琴;另外我四哥以前是師大中文系的,出過一本詩集,三哥以前在編校刊、寫詩,把到一個很正的馬子之後就沒寫了,這好像蠻不道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