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台灣文學朗讀 | 新活水 Fountain of Creativity
L0500s
《創世紀》詩刊創刊迄今適逢六十週年(1954.10─),洛夫、瘂弦旅居海外多年,此次難得回臺。「為台灣文學朗讀」特於10月15日下午,邀請三位創辦人聚首閒談,不僅為《創世紀》六十週年,也是三人六十多年友誼的註記,本刊特整理大要如下,以饗讀者。

L0402s
我是很特別的一個因緣,因為在家裡是最小的小孩。我有五個哥哥、一個姊姊,我的五哥大我12歲,姊姊大我7歲,我是楊六郎。原本我爸媽是想再生一個女孩,結果又是男生,所以我的綽號叫做「零錢仔」(台語),就是燈火闌珊的闌珊,小孩子當然不知道闌珊是這樣子寫,就覺得好像自己是多餘的。家裡有點特別的是,我媽媽很懂音樂,她幾乎會所有的樂器,唯一不會的是揚琴;另外我四哥以前是師大中文系的,出過一本詩集,三哥以前在編校刊、寫詩,把到一個很正的馬子之後就沒寫了,這好像蠻不道德的。

楊念慈2

今天很榮幸訪問到楊念慈老師,看到老師寫的《少年十五二十時》,寫到民間有那麼多熱血的少年,想找門路去參加抗戰、想報國,是無數年輕人的熱血去改變了一個時代,而不僅僅是正規軍打贏了這場戰爭,看到這個小說會特別感念。2015年就是抗戰勝利七十週年,今天的訪問相當有意義。開頭想先請老師談談如何開始創作。

蘇偉貞3
讀張愛玲的小說,我懂得她的好。我喜歡她的作品,而且實在說,我這個年齡,跟這樣的成長背景,我們的偶像概念是不強烈的,再加上可想而知她對我的寫作的影響,幾乎不存在,因為之前除了《流言》以外,我沒讀過她的作品。我是後來在聯合報之前慢慢讀的,進到聯合報工作之後才比較認真去看她的作品。當時瘂弦先生給我一個很重要的任務,要約張愛玲的稿子。

蘇偉貞1
它不僅呈現出畫面,事實上是我人生當中的連結。小時候我家是開書店的,那時候最大宗的出租書是武俠小說,除了武俠之外就是言情。可想而知,它不會有王文興的《家變》,但是會有像司馬中原、朱西甯等人的作品,像司馬中原寫的北方情調、懷鄉的狀態,覺得那些故事就像是鄉野傳奇。那時候大家對純文學、言情的區塊分別不是那麼的清楚、嚴格,因為出版不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