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台灣文學朗讀 | 新活水 Fountain of Creativity
楊念慈2

今天很榮幸訪問到楊念慈老師,看到老師寫的《少年十五二十時》,寫到民間有那麼多熱血的少年,想找門路去參加抗戰、想報國,是無數年輕人的熱血去改變了一個時代,而不僅僅是正規軍打贏了這場戰爭,看到這個小說會特別感念。2015年就是抗戰勝利七十週年,今天的訪問相當有意義。開頭想先請老師談談如何開始創作。

蘇偉貞3
讀張愛玲的小說,我懂得她的好。我喜歡她的作品,而且實在說,我這個年齡,跟這樣的成長背景,我們的偶像概念是不強烈的,再加上可想而知她對我的寫作的影響,幾乎不存在,因為之前除了《流言》以外,我沒讀過她的作品。我是後來在聯合報之前慢慢讀的,進到聯合報工作之後才比較認真去看她的作品。當時瘂弦先生給我一個很重要的任務,要約張愛玲的稿子。

蘇偉貞1
它不僅呈現出畫面,事實上是我人生當中的連結。小時候我家是開書店的,那時候最大宗的出租書是武俠小說,除了武俠之外就是言情。可想而知,它不會有王文興的《家變》,但是會有像司馬中原、朱西甯等人的作品,像司馬中原寫的北方情調、懷鄉的狀態,覺得那些故事就像是鄉野傳奇。那時候大家對純文學、言情的區塊分別不是那麼的清楚、嚴格,因為出版不容易。

簡媜4
每一個人的第一章都不一樣,有的人的第一章是花好月圓春常在,可是有的人的第一章是那麼的狂風暴雨。對我來講,我的第一章本來應該是在宜蘭鄉下農村的家庭,父母對我們是非常的慈愛和照顧,我有阿嬤等等的,應該是一個很平凡的農村家庭孩子。可是因為父親的變故,所以使我的家庭整個陷入黑暗。在當時那樣的年代,不可能有太多的援助,所以必須要靠阿嬤、靠媽媽她們來撐起整個家。

簡媜1
《水問》是我的第一本書,寫於1985年,《誰在銀閃閃的地方,等你》是2013年的作品,這兩本書中間隔了非常恐怖的數字,28年。我有些讀者是從《水問》開始看起的,所以心裡還印象深刻那個青春飛揚的年紀,像你提的,赫然發現去年推出這本作品是在談生老病死,關於老年的書寫,心裏是非常驚嚇的。但我畢竟也到了跨越50歲的年紀,沒有辦法再活在《水問》那種青春浪漫的年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