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台灣文學朗讀 | 新活水 Fountain of Creativity
L3500
駱以軍每隔兩三年就會有一篇長篇作品推出,一直到現在已經累積了將近20本作品。同時,如果每週的週刊雜誌也可以看到他的專欄,非常不可思議,因為他寫這個專欄寫了整整十年,到現在還持續地在進行中。你只要用簡單的計算一下,一年有52週,這個人已經寫了近500個故事,每個禮拜從來不遲到,只要雜誌有出刊,你就看得到他的故事。他對於六年級、七年級生的小說家來說,是一個非常巨大的身影。這當然不是指他的體積,而是指他的作品的厚度以及作品的力道、風格,是如此的龐大,而且具有覆蓋性,就像一個宇宙,覆蓋了後面的人的寫作。

L3400
年紀很小的時候,那是一種無知的憧憬,對大山大水的憧憬。那時候讀了很多武俠小說,所以我很小的時候就一直很想離家出走,不斷地想逃到山裡面去生活、修練。那時候其實不知道山裡面、大自然裡面的學問是有很殘酷的那個部分,就是人類沒有辦法抵擋的那種危險。那些是自己心裡的浪漫,所以就取了這樣一個筆名,早期剛開始是寫詩,就取了這樣的筆名─心懷大山,

L3300
今天的來賓是成英姝。我跟英姝已經有5、6年沒見面了,英姝好。成英姝最近出了一本書,出來的時候我真的嚇了一跳,叫《寂光與烈焰》。它講的是我們文壇最不熟悉的內容─車子,而且是賽車。英姝為什麼會加入這個車隊?

L3200
紀蔚然目前是台大戲劇系的教授,他也指導「創作社」演出很多他自己所創作的劇本,可以說是兼顧理論跟實務兩方面的戲劇學者。他創作的大宗是劇本,對台灣的出版社來說,好像比較少出版劇本這類型的作品;台灣的讀者也比較沒有閱讀劇本的習慣。可是我感覺紀伯的劇本是台灣出版數目最多的,而且也有很多讀者。就這點來看,可以說是出版的一位奇葩。他每一個階段的劇本,都扣合了台灣當下的一些現象、人的處境,還有人的內心所面對的各種矛盾跟焦慮。我想正是因為這樣,他的劇本特別能夠引起共鳴。

L3100s
平路是一個很安靜、寫小說的人。她好像天生就是一個小說家一樣,在現實之外,她還有一隻很安靜的眼睛,看我們這些忙忙碌碌、在鬼混的記者們,她這樣安靜看著。後來我們就看到她的創作一本一本的出現,她寫作人生很細膩的、很優雅的文筆,看著這個虛實人生。而且也看到她的作品一本比一本深入,所以我們今天請到平路,跟我們分享她創作的歷程,還有為我們朗讀她的文學作品。